這里寫上圖片的說明文字(前臺顯示)180 50px

行業新聞

新能源“平價上網+綠證”時代的綠證價格預判

來源:中國電力企業管理 | 作者:王睿 | 2020年4月21日() | 打印內容 打印內容

2020年1月20日,財政部聯合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下發《關于促進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財建〔2020〕4號),明確2021年1月1日起,全面實行配額制下的綠色電力證書交易,企業通過綠證交易獲得收入替代財政補貼。這意味著對于風電、光伏產業而言,執行了近十年的標桿上網電價+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政策體系將逐步退出歷史舞臺,風電、光伏即將全面進入“綠證”時代。

本文刊載于《中國電力企業管理》2020年3期,作者供職于電力規劃設計總院。

在即將到來的綠證時代,對于風電、光伏項目而言,平價上網電價+綠證收入將是其項目開發面臨的新常態。作為判定新能源項目投資經濟性的重要邊界條件,綠證的價格水平將是相關投資主體關注的重點議題。

綠證政策出臺的歷史背景

長期以來,我國風電、光伏項目執行標桿上網電價政策。風電、光伏標桿上網電價政策分別出臺于2009年及2011年。為了與之相配套,提高新能源項目消納水平、激勵電網企業購買高電價的可再生能源電量,財政部聯同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于2012年出臺《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管理暫行辦法》(財建〔2012〕102號),明確建議風電、光伏項目標桿電價高于所在省區燃煤標桿上網電價的部分由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統一解決。

標桿上網電價政策的實施極大促進了我國風電、光伏產業的發展,我國已成為全球風電第一大國,以及光伏增長最快的國家。與之相伴隨的是,隨著新能源產業的快速擴張,可再生能源附加政策在實際實施中逐漸出現了較大額度的缺口問題,新能源項目補償拖欠問題變得日益突出。為此,綜合考慮風電、光伏投資成本下降等因素,國家能源價格主管部門分別多次下調了風電(2014-2016年連續三年下調,2019年下調一次)、光伏(2013年、2015-2019連續五年下調)的標桿上網電價水平。盡管如此,可再生能源附加缺額仍未出現明顯的回落態勢,根據財政部公開數據,截止2019年年底可再生能源附加缺額已突破1000億元,這使得原有的風電、光伏標桿上網電價體系已難以為繼。

在這一背景下,為破局可再生能源附加體系面臨的現實困境,國家相關主管部門相繼出臺了綠色電力證書政策;風電、光伏平價上網政策以及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保障機制等主要經濟性政策。上述三項政策之間以綠色證書策略為核心紐帶,存在著明顯的體系化特征,體現出主政者力圖通過政策組合方式,破解可再生能源發展困局的施政脈絡:

123

上篇:

下篇:

350 45px

地址: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慶陽路77號比科新大廈 查看地圖  傳真:  電郵:303235380@qq.com 

隴ICP備14001663號 泰和集團  版權所有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天天日月在线视频